侣行,一路好故事---青海西藏篇

走过秋的音乐会,摇滚是深情的另一种注解。

走过冬的明孝陵,落叶是春晓拂去的第一缕寒气。

走过春的首尔,朝花惜拾给脸颊画上了绯红。

走过夏的博卡拉,你踏着七色云彩从高山飞来。

你牵起了我的手,即是走过了秋冬春夏。

你想写一些东西的时候,可能不知道从哪里下笔,所以等了很长时间,这些东西都淡忘在你的脑子里了,还是一个字的记忆都没有留下。回来第三天,已经开始上班了,趴在桌子上午休完,看到外面座座二十多层的高楼后,打开电脑,决定尽快写下来。尽量往远方望,因为远方的远方,是我们二十多天的旅行,有很多现已叫做回忆的经历。

独自旅行可以是件很潇洒的事情,只要达成一个人的意愿就可以了,但是两个人的侣行,出发前的挣扎比旅行长的都可怕。K先生和我不同的是,他已经过了可以随意任自己折腾的年纪了,所以劝他和我一起走,就成了这次侣行的重中之重。重要到,到了出发前一晚,我才发现,除了劝他和我一起走,我几乎什么准备都没做。

K先生是个怎样的人,我愿意再次花费一些笔墨去描述他,因为对于我,他每天都是新鲜的。我们是在新浪微博上认识的,严格意义上来讲算是网恋了,可能因为是校友,所以我就躺在了他的好友推荐里。他恰巧看见了我回哈尔滨的一条微博,便回复了我。一来二去就约好了芙蓉街吃小吃去吧,就当会会校友。第一次见面k带给我的印象是不高也不帅,但这个学长给人的感觉倒是很亲切。刚见面第二天我就出差了,自己住在快捷酒店里,k一直陪我聊天。出差第二天,我又感冒了,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济南后,一下车就看见了k,背着书包,很像个大学生。他把我拽到一边,在书包里拿出冲好的感冒冲剂,又递给我药片,告诉我冲剂是他刚冲好的,不烫了要趁热喝。后来的几天,他都会坐两个小时的公交车来和我见面,其实那时我就决定要和他在一起了,我觉得一个可以为了你挤坐高峰期的公交还毫无怨言的笑着和你聊天的人,不多了。

K从没对我表白过什么,认识一周后去看电影,《被偷走的那五年》,演到谢宇在何蔓耳边说,我们重新在一起吧。K第一次牵起我的手,说,我们也在一起吧。声音都是有些颤抖的。那一刻我还是出现了眩晕的症状,就好像我又一次陷入了一个陌生人的领地,我开始周游这片疆域,我对这个陌生人重新拥有了更多的期待。

k就是这样一个人,典型的经济适用男,他的理性令人发指。我不仅要说服他愿意用辞职的代价换来一个月的长假期,还要给他算明白此行不会花费我们多少钱,不会影响他买房生娃的人生大计划。起初我成功了,但后来我才发现这是一个持久战,直到赶火车的时候k还是没放弃“如果误了点我们就不用去了”这种想法。我先对k采取威胁式劝阻,向他举证我在马来的时候就因为自己出门才被那个潜水教练追求,如果他不陪我去我就在豆瓣上喊个男同伴一起去。K妥协了,但要求我把此行预算降到8000,我爽快的答应了。然后我陪k一起看了电影《等风来》和纪录片《走遍亚洲之尼泊尔》,k终于对尼泊尔燃起了兴趣,开始主动去做攻略。

我为什么非要旅行。在没有旅行之前,我一直持有着一种生活方式的标准。14岁中考要考上高中重点班,17岁高考要考上重点大学,21岁大学毕业要找个体面的如公务员一样的工作,24岁要嫁个条件相当的男人,26岁要生个健康的孩子,生命的使命就算完成了一大部分,随之青春也消失了。在去旅行、走过一些地方认识了一些人听过了一些故事之后,你会发现,17岁的大学生开始行走在四五个国家,21岁的男孩自己骑行川藏线,24岁的姑娘自己在北欧度过了二十多天的旅行,26岁的女人徒步在ABC的雪山下如白莲花般美丽。当这种既定的标准不断的被一些故事一些风景所震撼时,我就开始坐不住了。花费大把的时间和金钱去旅行值不值,迷雾散开后妙然竖立的雪山会用它巍峨又神圣的面容告诉你值不值。

有些风景,只有你亲眼看见,你才会知道,值不值。

当冒着雨匆忙赶上去往西宁的火车时,超哥和娟儿已经坐在我们对面了。超哥是k此行最好的朋友,k说他是可以带给人正能量的那么一个人,很积极向上。娟儿是个二二的姑娘,我一直觉得姑娘二是一件好事,那样看起来特别的可爱,又会收获特别的运气。他们不是情侣,只是同事一起出来玩。一开始就觉得他们应该不是,因为少了情侣之间的默契和腻乎劲儿,后来问起来果然不是。我主动和他们搭讪,得知他们也是去青海玩的,也想环湖。我和k眼神交会,忙问他们可不可以一起拼车去玩,但是超哥说他的朋友会自己开车带他们去玩,他要问一下朋友能不能搭载我们一起才行,结果朋友一直关机。还多亏了他那个不靠谱的朋友,我们才能四人一车,环湖潇洒,一直到我们快离开西宁了,超哥才再次联系上他。 刚到西宁后,天气俱冷,在高原上一着风就很难受。四个人商议着是包车还是租车。列出了租车的几大难题:能开车的只有超哥一人,环湖也是不短的路程,他一直开会很累;高原路况不同平原,我们只有导航,但不了解路况;如果我们迷路了,耽误旅行时间是一方面,安全隐患我们也无法预料。即便我们如此理性的分析了一下,但到了神州租车看到了车之后,四个人想象着开着车自由的样子,所有分析都抛到脑后了,立马在神州下了单子付了租金。

一辆车,四个人,享受着一路春光。

第一站塔尔寺,人很多。一直蹭着导游在走。佛教文化体现在久远的唐卡,体现在本本经书。

从塔尔寺到环湖北线,车盘山而上。一路走来,路过很多大山大河,青海的山是壮阔,西藏的山是苍茫,尼泊尔的山是娟秀,所以即使一路都是山路环绕,仍不觉乏味。翻越拉基山的时候,山上的雾气渐浓,只能龟速行驶每一个弯道,却还是错过了下山了一个路口。出行数次,我一直坚信走错路的风景更加别致,即使遇不到意想不到的美景,也会遇到善良的人们。我们推开车门就看到了此行中第一个让人感动的风景。雾气聚集在不远处,成群牛羊穿过马路,远处的牧民包在风里扬起经幡。山下散落的石头都在雾气里铺上了神秘感,我们好像从千里之外千年之后千里迢迢的赶来,无意间降落在这里,与他们相逢。

在两个好心牧民的指路下,调头走回正确道路。最美的风景在路上,一点错都没有,但是堵车的时候,这句话就会变得意味深长起来。我们环湖的路线是西宁出发,走青海湖南线到达黑马河,宿黑马河等清晨看日出,再去茶卡盐湖,从青海湖北线返回西宁。青海湖南线是一直离湖比较近的,有几个比较大的景点,日月山和二郎山风景区。但是那条公路似乎也是格尔木到西宁的交通干道,所以在快到达二郎山景区时,货车错道导致了堵车。车依然龟速行驶,路两旁是一大片油菜花地,我们索性直接下车拍照。对于油菜花海的喜爱从毕业那年开始,就期待着婺源,后来时间原因一直被拖延着,现在终于赶在青海花落的尾巴上看到了花海。油菜花的美只有成了海才会美的动人心魄,如果说婺源的油菜花海之美美在白色房屋星点相称的缠绵,那么青海湖边的油菜花海之美则美在无边延伸大山相伴的壮观。八月的天蓝、花海的幽香、青山和云海,春风十里不如你。

到达黑马河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绕便了镇子找住宿,无奈被告知镇上的宾馆、旅馆全部都满了,我们只能一路开到河边,看一下帐篷那边还有没有床位。一听说住帐篷,娟儿很兴奋,觉得从来没有住过帐篷,很新鲜。有过露营经历的我们却很清楚这真的即将是个挑战。前年夏天在翡翠岛的时候和二姐也是这样带着兴奋和期待在海边搭起了帐篷,结果到了半夜开始狂风暴雨袭来,帐篷开始漏雨,我们不得不裹着衣服去海边桥上躲雨,如果不是两个好心男生让我们进了他们的帐篷暂时暖和一下,会不会被冻死真的不好说。青海的天气更是变幻莫测,8月份初的晚上已经是寒气很重了。超哥吓唬娟儿说,如果住帐篷你感冒了到了拉萨高原反应会很厉害。最后,四个人住进了一间河边的板房,就像修路工人临时在路边搭起的房子一样,不隔音,很简陋,散发着潮气。但是比起帐篷,我们已经倍感欣慰了。

将东西放到房间里归置完毕后,外面就传来了悠扬的音乐。晚上九点,黑马河边的篝火晚会。篝火周围已经围了一圈四川人,因为省份挨得比较近,这一路遇到了很多四川人,他们大多数都是热情似火、雷厉风行的样子。一堆四川人和山东人围在一起,当然不会跳藏族舞蹈,索性就聊起了天。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一个四川大哥说的话让我第一次有了伤感的情绪,他操着一口浓重的四川普通话口音说,世界那么大,我们能在这里遇见,不是缘分是什么,不交个朋友都对不起这种缘分。

很朴实的话语,却总是被人记住的。旅行中这样的人太多,仅仅互相对视过微微一笑的,拥有运气打了个照面的,有缘一起共度几日时光的。我们不停得说你好,又不停的说再见,即便这个循环重复了无数次,但仍觉伤感。所以,更觉珍惜身边和自己侣行的那个家伙,至少他笃定了也做好了和我走一生的准备。那夜黑马河的星光闪烁,超哥说,明天肯定可以看到日出。 被闹钟叫醒的时候他们还在熟睡,不隔音的房间已经可以清晰的听出外面的雨声,不大不小,却偏偏扰了日出。淅淅沥沥雨中的青海湖,只有经幡和石碑,湖水偶尔会拍一下岸边的小石头,然后一两只青蛙蹦出来。即使错过了日出的黑马河,清晨雨中的黑马河也用它的另一种容颜在和我们示意,四季轮回,风景总会变的,大自然从不想被人类看透。

别了黑马河,继续开车前往茶卡盐湖,一个堪比天空之境的地方。一路都在担心到了茶卡如果还在下雨,那么可能就不会看到完美的盐湖了,甚至都不能到湖中心去。好在四个人人品积攒起来还算是幸运,到了半路雨就停了。 茶卡盐湖的美就像一路在听的歌,“转动的车轮它载着我,偶然遇见月光倾泻的苍白色,彩色的路标,禁止通行的警告,天空之下我们静的像羽毛......”穿过长长的火车道,我们来到了盐湖里面。水有些凉,我们想都没想就下去了。每个人踩在盐层上,却像是踩在镜面上。我们牵手奔跑,倒影也在舞蹈。茶卡盐湖很大,延伸到和天空接壤的地方,美到无言以对。很遗憾的是,我们因为赶时间拍了一会儿照片就走了,还没有细细的去品味它的波澜不惊。值得安慰的是,我知道我和它不只一面的机缘,下次来,可以赶着日出,静静的走过火车道,在褪去的人流中感受它的安静与美丽。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北线返回西宁的时候,有段路程距离青海湖边很近,我们一度有种遇见大海的错觉。环湖一路,虽然车行驶在青海湖边,但我们一直没有去湖边看一看。当地人都说,如果天气好的话,青海湖会是蓝绿色的。环湖最后一天,我们终于看到了蓝绿色的青海湖。但是似乎四个人都没有力气去走近它。很多时候,有些风景美到让你忘记了去记录而是只想静静的看很久,而有些风景你也只想远远的去惊叹,走近它都变得毫无意义。

在青海湖边忘我的留连之后,k先生突然发现了我们时间的紧迫,如果在不堵车的情况下,我们必须时速100迈才能赶上提前买好的西宁去拉萨的火车票。一路不能再停留,超哥开始飙车,在路上我们意外发现了北线开得正旺的油菜花,8月初来如果错过了南线油菜花海的伙伴,也不要失望,北线有更美的风光。 飚了两个小时后,在发车前15分钟到了西宁火车站路口,我劝k先生放弃,15分钟几乎是不可能赶上火车的,还不如直接去退票呢。K先生执意要试一下,我们就拖着28寸的大箱子从路口往火车站跑。高原上稍微一运动就会很累,跑了两步我就跑不动了,k先生背起我的背包,背了两个包拖着箱子跑在前面,这段仅仅只有几百米的路程感觉跑了很久,跑的精疲力尽才在到了入站口。面对入站口排的长队,我们只能“拜托拜托”,感动的是,所有人都让我们先行,还帮我们提行李。到了检票口,检票员招手喊我们“来来来,别着急”。折腾着上站台,结果发现车次不对,进错了站台,这个时候我已经听见发车的哨声了。气喘吁吁的看着k,我已经彻底绝望了,执拗的k先生又一次扛起行李就往下跑,我跟在他后面,连喊一句话的力气都没有了。K每上一步台阶脚都在发抖,列车员几乎是把我们拽上车的,刚上车,车门一关,火车就开始走了。

这是我第一次赶15分钟的火车,去往拉萨。西宁火车站是我感受过最温暖的火车站,一路从乘客到检票员、列车员都在无声的帮助着我们。在最后几秒钟赶上火车,我和k先生已经有种被抽干的感觉了,赶紧吃了两片红景天以免强度运动引起高反。随着火车慢慢的驶向了青藏高原,我们也即将到达我梦想中的布达拉。西藏在前方,我们一直在路上。

一出站,拉萨站就给人威严的感觉,空旷的站前广场没有一个人,出站到公交站牌一路重兵把守,看出了边疆的气息。这些年,祖国的东北我到过小兴安岭一带,东南到过港澳一带,如今走到了西南,只差西北新疆,就也算是走过大江南北了。我们去了娟儿同学开的家庭旅社,老板娘是个很有意思的德州姑娘,和男朋友来到拉萨后便不想离开,于是开了一家家庭旅社。来之前,我就想拉萨到底有怎样的魔力,能够让那么多人甘心留在那里。在这里的第一天,我无法理解,因为西藏的美景在拉萨以西,而拉萨城已经开始被汉化。在这里的第二天,我还是无法理解,这里的天每天都很蓝,但是空气稀薄开始让我出现不适,我没有那么喜欢这里......直到从尼泊尔再次回到拉萨,我才在积淀的记忆中慢慢了解,拉萨为什么有这样的魔力。

在西宁的时候,朋友就给我发了新闻截图,尼泊尔发生重大泥石流灾害,建议旅客改期前往尼泊尔。到了拉萨,我和k就很郁闷,还要不要在这里办尼泊尔的签证。旅社老板娘说她朋友前一天已经到达了加德满都,是徒步去的,不过比较艰苦,走了4、5个小时的山路。我们这才燃起了希望,决定一早就去大使馆看一下。第二天到了大使馆一看,已经排了很长的队,我们问了很多人“你们打算怎么去尼泊尔”,他们都用很坚定的口气告诉我们“徒步去呗”。当时排在我们身后办签证的是优优和薇薇,喊我们可不可以一起拼车的是李老师,匆忙跑来问我们可不可以跟我们一起的是张存,慢悠悠的在队外晃荡等着跟我们凑人数的是小朋友,那个时候,七个人还不知道我们会在尼泊尔经历什么,我们就像陌生人一样的相遇,然后同行了一段美好的路程。七个人约好一辆商务车,相约第二天领完签证就出发。尼泊尔签证的出签率是百分百的,领事馆就像县医院的药房取药口一样简陋,尼泊尔人对待工作很随意的态度,他可以先抽根烟,继续接受你的办理。办完签证就和k去玩布达拉宫,不为朝拜,只为很多年的一个梦想。从初中开始,就想象自己有一天会到达拉萨,到达布达拉宫,那时候也不知道佛教的神圣,不知道磕长头的高贵信仰,不知道转经筒还有很深情的含义。只是向往,可能尚在懵懂的时候,向往的不是特定的一个城市,而是远方。自古少年向远方,在我年少的时候,和我说起过一定要流浪的人很多,但是迈出脚步的没有一人。所以我应该是幸运的吧,我拥有着年少的梦,并且还一直在努力实现着它,更庆幸的是,身边多了一个甘愿和我一起追梦的人。他摆脱了一切束缚和我走,就算时光老去,这段回忆却永不褪色。

布达拉宫和我想象的一样,用它傲娇的身段立在山顶。我们从转经筒开始,围着布达拉宫正门绕了一圈。那些日夜磕长头朝圣的人的信仰,我们汉人很难懂。我的信仰,就是希望我爱的人们都能够平安幸福。

晚上,和超哥、娟儿会和,再去布达拉宫拍夜景。夜晚的布达拉宫,衬着灯光,更美。我突然想起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此时的布达拉宫就像是个高傲的女人,接受着万人朝拜,接受着万盏闪光灯,但是她从不会为任何事情动容,又或者她已经心装千万事物。

回到旅社时都是半夜了,没能和超哥、娟儿好好告别就开始高原反应。吞了几片红景天,又喝了一瓶冲剂,缓了一个小时才能慢慢躺下休息。第二天一早,超哥和娟儿准备去罗布林卡,我和k打算找一家人不多的寺庙去感受一下,吃过早饭便告别了。略显粗糙的告别至今遗憾,好在他们就在青岛,我们还有再次见面的机会。西藏大大小小的寺庙有很多,我们根据老板娘的推荐,去了西藏大学新校区旁边的一个寺庙。没有游客,都是当地藏民在祈福,浓厚的酥油灯气味弥散在阴暗的寺庙里,这就是他们的生活,信仰已融入血液的一部分。我们的穿着引来了当地人很诧异的眼光,我和k赶紧离开了寺庙。其实有的时候,没有信仰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中午回旅社精简了行李,一个人只带一个背包,行李箱暂时寄存在老板娘那里。轻装上阵,去往领事馆集合地。七个人集合完之后,就准备出发了。 一路上,我们为好的风景欢呼,为了拍到美丽的瞬间使出全身力气,每个人捕捉到的风景都在微信群里分享。七个人开始渐渐熟悉起来,难得性格很合。之前看到过一篇文章的标题,大意是拉萨以西才是真正的西藏,我们从拉萨一路向西,经日喀则去往樟木口岸。看到了只属于西藏的苍茫的山峦和高耸的雪山,壮阔的景观只能让人感叹大自然的造化和人类的渺小;看到了西藏似乎永远不黑的蓝天,即使是一路夜路,天空也是深蓝色,似乎蓝色元素是西藏不会丢失的调色盘;看到了喜马拉雅山脉,成峰成峦,体会翻阅海拔五千多米的征服感。一路都是美景,即便是在夜里。但是一路也都是风险,山路窄而急,如果有错车或者躲车现象,车祸就很难避免。就在我们去往樟木的第二天,一辆旅游大巴就发生了特大车祸。无论何时何地,安全仍是最重要的。一定要告诉司机,我们不赶时间,慢慢开,安全第一。

下半夜开始,就是频繁的检查站了。起初是两个小时一个,后来一个小时一个,最后就是半个小时一个,中国边防从不疏漏,这是好事。到达樟木的时候,清晨7点。温度开始上升,已经可以闻到亚热带的感觉了。因为尼泊尔时间和国内有两个多小时的时差,我们匆忙吃了早饭就准备出境了。尼泊尔,早就在游记中垂涎已久、又因为《等风来》而更加向往的国度,我们一路翻山越岭,到达你。


古驰旅游网·关于我们·免责声明·服务条款·RSS订阅·admin99.cn技术支持

Copyright © 1998-2015 古驰旅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0913697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