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房车穿越亚欧大陆,最美的风景在土耳其

2014年3月到10月,老莫,陈陈,夹子和我四个人,开了一辆房车,从深圳出发,沿着中国的国境线,穿过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一路开到了欧洲,再从俄罗斯蒙古折返。八个月的自驾之旅,有各种艰辛遭遇,奇妙故事。在途经的25个国家中,虽然我们都在感情上最爱伊朗,但还是一致认为,土耳其可以被我们评为整趟旅程性价比最高的旅游胜地,完全可以作为下一次带父母出游的首选之地。

从6月16进入土耳其,一直到7月10日和老莫陈陈分道扬镳(他们开车走陆路过境保加利亚,而我和夹子从博德鲁姆坐船离开去希腊小岛),我们用了25天的时间,横穿了整片土耳其大陆。

这个性价比极高的土耳其,有大头山,有碧蓝湖,有无比美丽的地中海,有炫酷的火山岩地貌,有五颜六色的热气球,有惊险刺激的滑翔伞,有很长的披萨和各种各样的烤肉,有腻死人的甜点,有喝第一口想吐但不久就会爱上的酸奶,有精致的欧式小镇,有霸气的古老清真寺,有最浪漫的最丰富的伊斯坦布尔,还有热情开朗的土国美女和帅哥。

整个土耳其之行的行程如下:

6.16.-6.17. 伊朗Serow口岸—土耳其于克赛科瓦Yuksekova

6.17.-6.18.凡城Van

6.18.-6.19.锡尔万Silvan

6.19. 迪亚巴克尔Diyarbakir

6.19.-6.20.内娒鲁特Nemrut

6.20.-6.24.卡帕多西亚Cappadocia

6.24.-6.25.安塔利亚Antalya

6.25.-6.26.布尔杜尔Burdur

6.26.-6.28.棉花堡Pamukkale

6.28.-7.02.费特希耶Fethiye

7.02.-7.04.伊兹密尔Izmir

7.04.-7.10.伊斯坦布尔Istanbul

7.11. 从博德鲁姆Bodrum乘船去希腊科斯岛Kos

签证:

我们去的时候,土耳其签证的申请条件,还是需要有申根签等签证,才可以在网上申请电子签。现在政策开放,不需要其他条件,可以直接网上申请电子签。所以办土耳其签证就特别容易了。具体方法流程可以查查相关签证攻略。

交通和住宿:

因为开着房车,所以到达各处的交通都没操过别的心,也没有什么可供参考的信息。住宿也一般是露营,或者找沙发客,旅馆住得比较少。住旅馆的话一般会提前一两天在Booking上预定,可以根据自己对于环境设施价位的要求进行筛选,还比较方便。六月还没有到土耳其旅游的最旺季,所以旅馆等都还不太抢手,提前一两天订都行,甚至像棉花堡呀费特希耶呀这些,到了再去找都住的地方都没什么问题。

食物:

土耳其烤肉就不用说了,到了土耳其必吃的。我的感觉是刚开始几顿还行,特别是在库尔德区,比较便宜量又大,味道也不错。但多吃几顿,整个人就受不了了,后来看到肉都有点不良反应。总的来说,还是觉得新疆烤肉更好吃一点。土耳其的羊肉,还是有种膻味。而且一般烤肉都是就着面包或者饼来吃,所以对于我这种不喜欢面食的人来说就有点难过。

到了后来我们一般比较喜欢去找那种小餐馆,卖的是像食堂大锅饭一样的菜式,可以这个要一盘,那个要一碟,有些还有米饭可以点。每次看到米饭都很开心!

在土耳其一定要吃,而且要吃很多的,(当然也得季节对),当然是水果。特别是樱桃,一般都是4到5里拉,也就是不到15块钱,一公斤!所以基本上每天都可以吃一公斤。有时候车开到路边,看到有卖樱桃的,说不定他就让你进他家的果园,直接从树上摘了,都是又大又甜又新鲜。还有杏子,黑布林,大油桃,六七月份,都正是好时节。

通讯:

如果在土耳其较长期旅行,需要购买当地的SIM卡时,因为土耳其外国人购买SIM卡流程比较复杂,要求也很多,所以最好能找一个会说英语能沟通的当地人陪着一起去买,以防办卡人员不会英语,无法交流清楚。去办卡时一定带上护照。如果不是很长途的旅行,可以开通国内SIM卡的国际漫游。中国移动的卡,土耳其属于三元区,打回国和接听国内电话都是三块钱一分钟,打给土耳其当地电话资费在一分钟一块钱以内,其实也都是可以接受的。

货币:

我们去的时候,土耳其1里拉,相当于3块钱人民币。银联卡在Gararnti银行有银联标志的ATM机都能用。visa和master卡就更不用说了,只是土耳其银行种类也很多,每个银行单次取款限额和收取的手续费都不同。

物价:

总的来说,土耳其的物价水平略高于国内平均水平,景区在旺季可能会贵一些,其他没有那么热门的地方,特别是东边库尔德地区,物价还不及国内的很多城市高。感觉下来卡帕多西亚,安塔利亚是消费最贵的,费特希耶如果在海边会比较贵,但在oludeniz小镇上就会便宜一些。

景点住宿条件还可以的标间在300块钱左右,不过因为我们旅馆住的比较少,所以样本较少。很多旅馆都会包早餐,但一般都是些果酱面包茶之类的。吃饭的话,如果像我们这样比较随意,在路边随便找餐厅,那么一顿饭也就人均三四十块钱。但如果想要去好一点餐厅,LP上应该都有推荐和它的人均价位,可以按自己的预算做出选择。

土耳其可以说是全世界油费最高的国家之一了。油可以到十多块钱一升。所以在土耳其自驾游不是那么划算。特别是我们刚经历了油价1块多钱一升的伊朗,到了土耳其加油简直感到肉疼。

气候及防晒:

六月的土耳其,已经进入初夏,白天比较热,但除开地中海沿岸的中部北部地区昼夜温差很大,去的时候可以带T恤裙子加外套。但如果计划要去看日出或是坐热气球,还需要一点早上可以保暖的衣物。

土耳其的主要景点,海边的安塔利亚,费特希耶,中部的卡帕多西亚,棉花堡,都是光照十分充足,充足到白天烈日炎炎的地方,而且土耳其多自然景观,旅行时基本都是一整天都在外边没有遮挡的地方逛,所以特别需要做好防晒工作。出门旅行带遮阳伞不是很方便,遮阳帽是更好地选择,墨镜也是必须的。我之前旅行一直没用墨镜,到了土耳其就觉得眼睛有点受不了了,后来还在迪亚巴克尔专门去买了一副。防晒霜就肯定不用说了,因为基本都是长期暴晒,所以最好选用高倍数的。而且因为隔几个小时就要补一次,所以随身带的最好是比较轻便小巧的,不会为长时间的户外行走造成更多的负担。

沙发客:

土耳其的沙发客很好用,土国人大部分很热情,比较容易找沙发。我们一般都用couchsurfing.com网站,靠着这个网站,基本能在全世界各地做沙发客,不过这是个全英文网站,需要一定的英文能力。尽量填写完整的个人信息,发出诚恳的沙发请求。如果能感觉到你是个有趣的人,土耳其人会很愿意接待你的。

但土耳其男人是出了名的好色,如果是单身女孩需要小心,尽量找情侣或者夫妻家的沙发;尽量找那些信用度高,接待的沙发客多的沙发主;沙发主的页面上都会有以前的沙发客留下的评价,需要仔细地看清楚,有很明显的差评的就不要去了;看到那种写着有只接待女生的要求的,或者家里只有一个房间的,也不要去。住在沙发主家,请观察他们的面相,相信自己的直觉,如果感到异样要懂得说不,或者坚决离开。当然结伴同行是最安全的做法,不过人越多,也就越难找沙发一点。

虽说单身女孩当沙发客会有一定的危险,但其实只要自己在挑选沙发主的时候谨慎小心,有一定的危机意识,沙发客也不是一块禁区。用沙发客不单单是为了节省一点住宿费,更重要的是能让你认识到当地的朋友,他们会展现给你的是单纯只是游客所看不到的当地风情,也会带给你更多的故事。我有一个女生朋友就是个沙发客的死忠粉,之前出去都一个人找沙发,还因为沙发客认识了她现在的老公。我们在拉脱维亚还遇到另外一个中国女孩,她已经独自旅行了一年多了,一路基本不住旅馆,都是用沙发客。

治安:

土耳其的治安还算不错,女孩单独去其实也是没有问题的。但在被土耳其男人搭讪的时候,需要小心他们的举止,不然很有可能会被他们占小便宜。但总的来说土耳其还是一个很友善的国家。

Day1过关

想要从伊朗陆路过境土耳其,一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伊朗的马库Maku口岸,这是通常大家会选择的一个比较大的口岸;另外一个是Serow口岸。因为老莫和夹子在六年前曾经骑自行车走过马库口岸,所以,这一次我们便选择了Serow。

经历了巴基斯坦与伊朗边境的过境危机(因为我们的房车没有他们需要的过关文件),我们每个人都心怀忐忑。但过境土耳其却是意想不到地顺利。车不需要其他的任何文件,只是被仔细检查了一次,然后交了60里拉的保险,便放我们过境了。

于克赛科瓦Yuksekova是离Serow口岸最近的城市。我们在一个海关官员的帮助下,买到了当地的sim卡。

土耳其东部都属于库尔德区。库尔德人让刚到土耳其的我们,感受到了极大的热情。随便一家小餐馆里的烤肉大餐,加无数块方糖的土耳其红茶,还有不一会儿就围过来一群的库尔德小伙儿,语言不通却还各种比划各种欢笑。还有帮夹子修拖鞋,却硬是不收他钱的匠人。


Day2从边境到凡城

从边境一路开向凡城,经过了一片花海。几个人都兴奋地要跳下车去。

中午又是一顿烤肉大餐

路上遇到的库尔德小美女

凡城城堡(Van Castle)位于凡城市中心西南约4公里的凡湖畔一座小山上。山下则是历史上凡城所在地。城堡始建于公元前九世纪乌拉尔图时期,当时就是乌拉尔图首都。后历代屡有修建。现在城堡本身主要是奥斯曼时代的建筑遗留,而且有一定破损。

为了逃掉那3里拉的门票,我们从城墙山的背后绕了一大圈,遇到了一大群库尔德小朋友,后来还穿过了一小片森林。由于一直处于观望状态,犹豫不决地没有选择其间的任何一条攀山小路上山,最后竟然绕回到了售票点,在众目睽睽之下,每人还是不得不买了一张票。

其间最搞笑的莫过于,在草丛里发现了一只大旱龟!它一看到人就开始装死不动。陈陈同学奋勇上前,一把把它提了起来。这只乌龟竟然,尿了!是真的尿了!第一次看到真实的“吓尿了”!把我们几个给笑死了。当然,最后善良的我们还是放它走了……

虽说是城堡,但感觉就是一些土堆。据说是因为2011年凡城地震,城堡受损。土耳其古迹维护力量专业水平又不够,所以现在能看到的城堡已经失去了很多原来的古老风貌。山上还有一段古城墙,就像是缩短版的长城,而且缩得有点太短。不过在城墙上走着,还是很有一种踏破山河之感。

基本没有碰到其他外国人,都是些土耳其游客。而且感觉很多附近的小孩和年轻人都会来这里玩耍,他们在那些陡峭的石璧上爬来爬去,不一会儿人就小得变成了一个点。

天色很诡异,一会儿晴,一会儿阴,一会儿雨。云像被施了魔法。山顶的视野很是不错,远远地能看见凡湖。

Day3凡湖

凡湖是土耳其的第一大湖,也是个堰塞湖。它因为流入的河流很少,而渐渐成了一个咸水湖,这是我们在最开始的时候,所不知道的。

这一日阳光大好,凡湖的颜色,才真正展现在眼前。那水真是蓝得哟!云也白得哟!想来一定是PS过的吧!

在当地人的推荐下,我们坐船上了凡湖上上最大的阿克达玛岛Akdamar Island。坐在船尾看船在蓝色水里激起的白色水花,有一种愉悦的快感。

岛上的观光内容有些坑爹,只有一座建于公元十世纪的亚美尼亚式圣十字教堂Armenian Cathedral of theHoly Cross,是当时的亚美尼亚国王为了彰显自己的权力而造。教堂内部的壁画已随著时间而剥落,只有教堂的外墙至今保持完好。

几个人因为实在受不了凡湖蓝水的诱惑,找了一处少人的浅水,便毅然跳了进去。哪里知道,太过美丽的东西往往带着几分毒性。凡湖的水有一股浓烈的腥味,游久了让人恶心,更不要说时不时喝上两口。

不过凡湖,的确还是太美太美的。

Day4 锡尔万Silvan的沙发

刚到土耳其,每天都要喝的,是一杯又一杯的加很多块方糖,然后变得只有甜味的红茶。但后来某一天,突然意识到,天啦,这该会让人变得多么肥!于是之后,便是打死也不喝了。

锡尔万是个很小的地方,对于一般游客来说,基本上是无心光顾的。我们因为开车的行程,刚好需要在那里住宿一个晚上,为了比住旅馆更有意思一些,便尝试了一下土耳其的沙发客。

这是我们在土耳其的第一个沙发。沙发主是一个年轻的医生,开着自己的诊所,我们去的时候正有一群亲戚家的小屁孩儿在那里做“暑期童工”。虽然相处甚短,但还是一起过了个看足球赛的夜晚,和在小诊所吃早餐的清晨。

沙发主推荐我们去迪亚巴克尔Diyarbakir,那是土耳其东南部最大城市,迪亚巴克尔省的省会。在我们的必经之路上。

迪亚巴克尔(Diyarbakir)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时库尔德运动中心,这里的库尔德人一直保持着很强的民族特征和凝聚力。狭窄的小巷、不计其数的历史建筑、阿拉伯风格的清真寺和那种难以忘怀的独特气氛,让这座围着城墙的古老城市感觉好像是飘游于另一个时空。

他最推荐的,便是一个叫做HasanPasha Hani的地方,在那里可以享受到最传统的土耳其式早餐。Hasan Pasha Hani是一座仿似酒店的老建筑,听说是旧时的商队驿站,现在则是集咖啡馆和纪念品店为一身的综合休闲区。

建筑的中央是一个很大的庭院,基本被一张张小桌子的咖啡店,和卖地毯头巾挂画等纪念品的小摊所占据。阳光透过布匹吊顶的缝隙照射下来,让这座一看就知很是古老的建筑带来了些迷离的感觉。通往二楼的石阶又窄又高,被一个又一个的拱廊所连接,全部摆满了彩色布艺装饰的桌椅,只留下仅容一人通过的走道。到处都是吃饭喝咖啡的人,抽水烟的坐在屋子里。到处都显得拥挤热闹,特别有气氛。

这里游客很少,大部分都是来吃饭的当地人。开始还不了解情况,问了好几家店,发现原来这里所有的店都只卖早餐。于是学着当地人的模样坐下,胡乱点了好像隔壁桌也点了的套餐,结果上来的东西把我们吓了一跳。满满一桌的各种芝士!各种形态的芝士,用一个又一个小碟子装着,配着面包,沙拉,就是早餐了。

看似好玩,对于我们这种不会吃芝士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灾难。最后只有老莫英雄无畏地把每一种都尝了一小口,然后把哪一种没有怪味告诉我们,我们便只吃那一种。

当然,作为稀有动物的我们,还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跟人合影。看来,这里的很多人,都没见过来自中国的美女帅哥嘛!

Day5内娒鲁特Nemrut的大头山

土耳其中部的安纳托利亚高原上有一座山,处在内夫谢希尔、阿瓦诺斯、于尔居普三座城市之中的一片三角形地带。山顶上有一个曾经的国王为自己修的陵墓。围绕陵墓的,有他自己的巨大石像,和几座希腊和波斯的神像,还有狮子和鹰的雕像。它们都是用巨大的石块雕刻而成,那些巨大的人头兽头,高都在七八米以上。

这座山,叫做内娒鲁特Nemrut,我们叫它大头山。

我们抵达大头山的山脚下,是在一个夜黑风凉的夜晚。车子突突突地爬山,突然被一根大横杆子拦住了去路。下车张望,貌似是买票的地方,已经关门。 转来转去,也不见一人。

抬头一看星空大好,想着怎样都要赶上山去,睡在大头和星空旁边,明早一睁眼便能看到大头和日出。于是夹子同学,趁着无人之际,便企图去抬人家的大横杆子。这个企图自然未遂。因为在这时,旁边的小房子里,竟然有声响了。那人从暖和的被窝里爬起,很不高兴地有些责备我们搬他的杆子,不过总算也给了我们几张票,每人11里拉的进山费,让我们可以顺利去到山上。

车开到山上,在还没有看到什么大头的时候,就发现无路可走了。一下车才被告知,那些大头所在的地方,原来还在更高的山顶之上,今晚是上不去了,只有明早日出之前,再爬个几百米的阶梯才能去到。

睡在大头和星空旁的梦想破灭了!

勉强找了片平地停车睡觉,一想到明早又要一大早起床,在寒风中爬山去看日出,就没有了兴奋劲儿。

我真是不喜欢爬山去看日出啊!

可是我还是起来了。裹了一件棉衣,帽子戴好,借着夜色就开始顺着一级级的阶梯往上走。这时还没有什么人,我跟在夹子后面,风呼呼地在吹。分岔路口时,他选了一条路,又走了一会儿,就看到了前方,有些巨大的石头,那应该就是大头了。

天还黑黑的,远处看不分明。走近了,突然一张脸对着你,鼻子眼睛嘴巴,眼神还有些诡异,不禁心里一颤,瘆得慌。

夹子高兴地围着那些大头拍个不停。我却被一刻不停的风把本来爬山蓄积的热量吹了个一干二净。沿着旁边的石阶,想找个背风的地方,走着走着,不小心就走远了。风有些小了,还剩月亮的光,四周空无一人。忽然有些害怕,那些看日出的人,都去哪了呢?

又走着,出现了一个人影,仔细一看,原来是老莫。他们选了另外一条路,去到了山的那一边。那边也有大头!再往过走去,便看到了大头和满满当当的人群。原来看日出的人,都在这里。那我们刚才待的那边,该是看日落的了。

大家都在等待日出。各自找地方坐着,却没有一个地方可以阻挡寒风的侵袭。比起夜晚,黎明是更加寒冷的。

我不拍照,那些大头也看够了。于是一门心思地让自己蜷缩在一个角落,保持最后的温暖。睡意席卷上来了。

说实话,我对日出,真的没有太多期待。以美景的评判而言,从来没有哪一次日出,让我感到值得。每次都是在寒冷和疲倦中,加重更深的失望。

也许它拍照出来是美丽的,但我眼中看到的风景却并没有真的那么美丽。

又或许,人们对于日出的追逐,更多的是那个关于开始的意义,日出与希望的到来,总是紧密相关的。可能是我从没有经历过那么漫长而绝望的黑夜,到现在也打从心底地不大喜欢太阳,所以比起要让我早起并在寒风中去追寻我并不那么喜欢的风景,我还是更愿意躲在暖和的被窝里。

也许今后都不会再踏着千万级的阶梯,看似毅力顽强精神无限,实际上已经满心不情愿地,只为了证明自己看过某刹那的日出了吧!但是日落,我却愿长长久久地看下去。我,就是贪图安逸,更贪图美景的。

Day6-Day9卡帕多西亚Cappadocia的幻梦

数百万年前,三座火山先后大爆发,火山灰覆盖了土耳其中部的安塔托利亚高原卡帕多西亚地区,岩浆冷却、自然风化及雨水冲刷,将软土和泥沙带走,坚硬的石灰岩突兀挺立形成岩锥、山谷或磨出平滑的石头波浪。于是便有了现在颇负盛名的卡帕多西亚。

乌奇萨尔的城堡和夕阳

我们在卡帕多西亚的前两天,住在乌奇萨的沙发主家。

乌奇萨是一个很小很舒服的村子,傍晚走在街上,温度适宜,凉风习习,特别的惬意。

我们的沙发主是一个很喜欢旅行,并选择了以旅行为职业的导游。他在乌奇萨的家特别大,带了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面种着各种果树。

为了答谢他的接待,我们做了一顿中国大餐和他一起分享。

乌奇萨旁边有个小村子,也很漂亮。

乌奇萨Uchisar是“第三个堡垒”的意思,另两个堡垒是厄古普Urgup及欧塔奇萨Ortahisar。著名的乌奇萨城堡是一块在平原上凸起的六十米高的凿有很多通道和窗户的巨大火山岩,在方圆几英里内,都能看到它。围绕它四周的有数个圆锥型的巨岩,被早期的定居者挖空建成要塞,相连形成庞大社区,巨岩上有数不清的洞口,外敌入侵时,平时就在洞穴社区存好水粮的居民,可以躲上数月不必外出。付8里拉的门票,便可以爬上乌奇萨城堡,在顶上可以一览卡帕多西亚的乡村全景。

我们的房车上装了好几辆乐行体感车,简直就是一路上的勾搭神器。只要把它拿出来,绝对会引来各种围观询问。我们的沙发主,自然能最先享受到一骑这个新鲜玩意儿的福利!

城堡也是看夕阳的绝佳地点。

飞在天空的彩色梦

卡帕多西亚最出名的,当然是它的热气球。据说是全球两个最佳的热气球景观,另外一个是坦桑尼亚,坐热气球看野生动物大迁徙。 热气球一般都在早晨,不但可以看日出,气流也更加平稳,所以卡帕的每天早上都能欣赏到一百多只热气球同时升空的盛况!

沙发主帮我们订好了第二天的热气球票,每人100刀。这估计是我们整个旅程花费最多的旅游项目了。后来才知道,沙发主已经帮我们省了很多钱了,因为在同个热气球上的,其他人都是一百多刀,甚至180刀一个人的都有。

为了看日出,我们要坐最早一班的气球。于是四点钟,我们便等在乌奇萨小镇中心的寒风中了。卡帕多西亚深处土耳其内陆,即便是夏天,夜里也只有十来度,要飞到高空,肯定更冷。所以出门时,我连冬天的棉衣都套在了身上。气球公司的车一处一处地接上乘客,然后把我们送到热气球公司的大本营集合,统一吃过早餐之后,再根据不同的热气球飞行员上车前往自己的热气球乘坐点!

孤陋寡闻的我,真的是在见到热气球是怎样充气的,才恍然大悟它为什么会被叫做“热气球”。呼呼作响的火焰和腾腾的热气,看得我们目瞪口呆。

天还是黎明的状态,热气球慢慢地升空了。本以为会恐高的我,竟然出奇得没有害怕。随着气球的上升,太阳也渐渐露出了头。朝霞和日出,让我这个并不爱看日出的人,也感到震撼。果然换一个角度,很多风景都变得不同。

再俯看身下的卡帕多西亚,才更是被那种自然的力量所深深感动。那些千沟万壑,因着你视角的上移,而显得越发壮阔。越来越多的热气球也飞了起来,它们载着看风景的人,而自己,也不知不觉成为了风景。

清晨的阳光洒在脸庞,感觉到身旁加热气球的火焰的热气呼呼地燃烧过来。会觉得人生一定要有这样的一次飞行,那就不觉得遗憾了。

飞行结束后,为了庆祝平安归来,飞行员都会开一瓶香槟,然后每个人都可以领到一张飞行证书。

除了自己坐热气球,还有一项特别重要的娱乐,就是清早起来看气球。为了选个好的角度看气球,后来我们连续两晚把车开到不同的位置树营,以便第二天一推开车门就能置身于热气球们的强烈攻势之中。为了这些气球,那些个拍照狂热分子,不知道按了多少次快门。

LP里会提到卡帕多西亚经典的红线,绿线和蓝线。但因为我们没有跟团,自己开车到处逛,行程就比较随意。所以我们就挑了一些比较感兴趣的去玩。

凯马克勒地下城Kaymakl? Underground City

卡帕最出名的两个地下城,一个是最深的代林库尤地下城DerinkuyuUnderground City,和我们去的另外一个凯马克勒地下城,所有地下城中规模最大的一个,门票要20土耳其里拉。它是当初基督徒抵御阿拉伯军队的躲藏处。里头除了厨房、厕所等生活必备区,还有教堂,早期受到迫害的天主教徒在那里祈祷。它深藏于地下,共8层,有着迷宫般的隧道和房屋(只有4层开放),窄而复杂的通道只容一人进出。

走在地下城里,每当想起这是个曾经居住过5千人的地下城市,都还是会觉得诧异。我们经常四处去蹭导游,听听这个讲几句,那个讲个故事,有时还跟着他们在地下钻洞,才知道哪些房子是什么用途,还有哪些是街道、市场、排水设施、通风管道等等。地下城里有些像地道战场景,又经常会有些很深的洞,一个接着一个,不知道可以通向哪里,总让我想起《盗墓笔记》,生怕洞里会有些奇怪的东西出现,心里怕得慌。

厄赫拉热峡谷Ihlara

这个峡谷基本上是用来徒步的。据说这里原来是拜占庭时期基督徒的隐修地之一,所以留下了很多彩绘的石窟教堂。

从厄赫拉热村出发,一路顺着溪流,沿着峡谷行走,会看到很多一看就知道很古老的石窟教堂,不过感觉都差不多,我们这种外行人多看几个之后,后来的就没什么兴趣了。

我们大概在峡谷里走了半天。6月这个时间,峡谷里还比较舒服,绿树成荫。徒步的终点是Selime修道院,这是一个石窟建筑群,建立在一处岩石中,包括一个烟囱很高的巨大厨房、一座回廊环绕的教堂、食槽凿在岩石中的牲口圈和其他有穴居生活显著特征的建筑。堪称是格雷梅地区岩石建筑的巅峰之作。


格雷梅露天博物馆

所谓露天博物馆,其实就是卡帕多西亚历史上的石窟教堂、礼拜堂和修道院的大汇集。在最初都是由躲避政治迫害而迁移到卡帕多西亚的基督教徒在自然地貌的基础上修建起来的。为掩人耳目,陡峭的山谷之中,他们将山体凿空修建教堂,内部刻画着色彩斑驳的壁画,美妙绝伦。三十多个石窟教堂,大大小小各有特色。

露天博物馆要20里拉的门票,其中有个黑暗教堂Dark Church需要额外门票10里拉。有博物馆官网可以订票,也可以租不同语种的解说器。挨个挨个教堂走完,大约需要两个小时左右。除了进到石窟里,基本上都要在卡帕多西亚的炎炎烈日下穿行。各种教堂,有些简单到简陋,有些还保留着很精致的壁画。它们都各有各的名字,我都记不清,好在LP上很多都有说明。

格雷梅村

虽说格雷梅村是卡帕多西亚很重要的一个地方,但我们除了在那里吃了两顿饭,并没有怎么多逛。

某一天晚上露营走迷路了,站在山上,看到了它亮起灯的模样,还真有点像个童话里的小村子一般。

精灵烟囱

除了热气球,卡帕的另一个标志应该就是那些被称作“精灵烟囱”的岩石了。也因为它们的样貌,我们给起了个有点不雅的名字。仅供猜想,不提也罢。

因为是火山岩地貌,植被稀少,卡帕多西亚几乎是直接暴露在高原的烈日之下的。而且因为很多景点都需要在室外走很长的路,如果出门时没有做好防晒工作,走一天下来肯定会被晒红晒伤。所以就连平时不大爱擦防晒霜的我,在卡帕也要把它厚厚地涂上。

卡帕多西亚与大卫的两晚

除了湖边,其他只要风景好,温度适宜的地方,我们也是很愿意露营的。而六月的卡帕多西亚,可谓是露营圣地。当我们在卡帕的导游沙发主因为工作要出远门去,不得不让我们另谋住处的时候,我们决定要去卡帕多西亚最壮观的火山灰形成的石林里面露营。清晨坐热气球的时候,从高空俯视地表的千沟万壑,那些被称作“精灵烟囱”的层岩,和天空中五颜六色的热气球遥相辉映,美得让人惊叹。如果我们能在那些岩石中露营,清晨就能看到热气球一个个地跃上天空,跟在天上看到的景致,必然又有不同。

我们在要去超市购买食物,把车停在路边时遇见了大卫。估计他看见我们开了一辆来自中国的房车,出于好奇便来同我们搭讪。

原来大卫也是自驾旅行的。不同的是,他开了一辆很老很老的路虎越野车,后面还拉了个拖车,那里面是该有的不该有的全部都有。他是南非人,已经旅行了好些年了。他不住旅馆,也不住在车里,而是在车顶弄了床垫子,天气不好就加个帐篷,但他也经常直接就睡在车旁露天的地板上。

知道我们要去露营,便让我们跟着他一起。他也正好要去他的露营点。他已经在这里转悠了好些天,知道好几个很棒的露营地,连能看热气球升空的也有。

我们同大卫在我们所期盼的“精灵烟囱”间度过了第一夜。我们生火煮了意面一起分享,他在我们两车之间铺了野餐垫。大家席地而坐,让他教我们玩他随车带的三个不同样式的非洲大鼓。他说鼓是他最喜欢的乐器。

卡帕多西亚的初夏之夜,竟有一种秋的凉意。但能和同样自驾的人相伴一起露营,在暖和的车里,又能睡得格外香甜。第二天清晨,他们早起,见到了一个个热气球从那些巨型岩石的石尖飞向天空的美景。

大卫有个小的摩托车,那是几个人的最爱,轮流骑着到处乱窜。天蓝云白,在石林脚下,在黄土之上,夹子骑着车载着我,突突突上山下坡。小摩托的平衡不好掌控,随时让人有冒险的刺激之感。它的马力不够,每次爬个小坡,我都得下来推上一把让他先骑上去了,自己再慢悠悠走上去,再坐上车继续前行。但是一到下坡,却又像发狂似地往下冲,害得我总是担惊受怕,怕它就那么翻了过去。

正午去小镇里吃了个饭,卡帕多西亚的白天,烈日当头。大卫说他有个午休的好去处。于是我和夹子爬上了他的车顶,我们的大篷车跟在他的拖车之后,又浩浩荡荡地往一片森林里进发。路上的游人好奇地朝我们这里望,我们坐在车顶兴奋地向他们挥手。车子转过大路,开进小路,路两边夹道的树,有时把枝桠伸到了路中间,需要我俩低下头,甚至躺倒,才不至于挂断脖子。风呼啦啦地迎面吹过,车顶总有种最自由的气息。

那是一块从公路右侧的某处凹进去的口袋状大平地,四周有树,并被很高的岩石山所围绕。因为有荫,所以正好乘凉。我们铺好野餐垫,并选择了几棵树,牵好了各自的吊床。时不时还能有阵凉凉的风。于是在他们叽里咕噜不知道在谈论些什么的时候,我便在吊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醒来时,已是下午。那些没睡的人,向我“汇报”了他们的午间见闻,重点都是关于大卫的车里的东西。夹子说大卫除了带了三个奇怪的鼓之外,还带了个他从来没见过的乐器,他们下午一起摆弄了一会儿。老莫说大卫那个拖车里装了不知道多少垃圾,光是那种一只好一只坏的人字拖都有七八双,他还不舍得扔,“要是我,全部给他丢掉!” 。

黄昏时分,我和夹子爬野山去看夕阳,绕了好远,结果找不到回来的路。

晚间换了一个高处露营,又是星空和银河,还有夜里的光的游戏。转眼清晨,再次和日出里的热气球一同嬉戏。

这一天是我们都要各自出发再次上路,要说分别的日子了。他往东,去伊朗;我们往西,去欧洲。

我们都觉得大卫是最适合旅行的人。他有着那种绝不装也不作,跟任何人都能交朋友的性格。而这样的性格最省钱,最好办事,也最不会寂寞。

他的车身上贴满了他去过的各国的国旗,都是他自己用颜料画在铁皮上,然后再贴上去的,看上去都有种丑丑的可爱。他说可以帮我们画一面中国国旗。虽然他很努力,但是他画的五角星实在是太丑了一点!可我们还是把它贴在了我们的车身侧上方,它将伴随着我们一路前行。

Day10 不那么美丽的安塔利亚Antalya

传说中的安塔利亚是土耳其最美丽的地方之一,但在我们的印象里,除了第一次见到地中海,的确蓝得出人意料之外,就是那里的住宿好贵,太阳好大!

于是吃过了好长好长的土耳其披萨(Pide),住了一晚昂贵的旅馆,第二天逛了一下它小资的老城,看了一下它蓝得耀眼的海湾之后,我们便匆匆离去了。果然我们还是不适合这种小资的纯旅游景点呀!

Day11布尔杜尔Burdur丛林之夜

当我们打听到又有一个美丽的湖时,便又毅然决定要去湖边睡一晚。不过这次提前问清楚了,距安塔利亚约150公里的布尔杜尔湖,是一个淡水湖。

我们在下午抵达湖边,天色并不是很好。停在旁边的小车里的年轻人又是来湖边喝酒。看来土耳其人真是热爱找一个水边,约上三五好友,甚或独自一人,吹风喝酒啊!跟他们一起聊天,玩了气枪。

时间尚早,我们开去城里吃了个晚饭。再回湖边,路过一片小树林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隐约听见树林里有人声,有人来招呼我们。老莫把车开进小树林,找了块合适的空地停好。下车才看到旁边的石桌石凳旁围了好些土耳其男人,他们的旁边停了两辆车。难道又是呼朋引伴出来喝酒的!

跟他们打过招呼,我们胡乱地煮了点面吃了。便去他们那里凑热闹。只借着夜色,能看到年龄不等,有青年小伙儿,也有中年大叔,有个甚至头发花白。一群人加起来总共会那么几个英语单词,却依旧是土耳其式的热情。于是我们光是互相自我介绍,便花去了好大一会儿时间,却是嘻嘻哈哈欢笑不断。

不一会儿,我便坐在了他们让给我的石凳一角,吃着他们捧给我的大樱桃,琢磨着他们叽里咕噜的土耳其语,然后满脸含笑;夹子和他们一起喝了瓶啤酒,进行着讨论土耳其就业的问题;老莫则和一个人摆弄着手机,估计又在解释他的专业;而陈胖子,还在那边煎着他的鸡翅,对于他来说,还是吃肉比较重要。

如果有个外人旁观,会发现这真是一个奇妙的场景。因为这样的交流,并不属于正常的范畴,大家共同能说的语言,不超过十句。当然,翻译软件,在这时也能起点作用,但估计还是手语比划来得更为靠谱。我发现在路上,他们已经渐渐获得了一种能力,那就是就算面对着的是基本不会说英语的人,也能通过各种方法聊天聊得很开心,并且说不准还能获得很多信息。至少对于经常走神,有时又对他们那些话题并不感兴趣的我,偶尔回过神来观察时,能感觉到他们散发出的一种亢奋 。估计在语言之外,有种喜悦的心情,是相通的。如果大家在超出语言的情况下又突然产生出了一种互相知晓的共鸣,那么这种喜悦的力量,将会更为强大!

夹子说:“虽然啥都没聊出来,但光是那个聊天的过程,就感觉大家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

夜已经暗下去,星空更加璀璨。土耳其朋友们酒喝得差不多,准备回家了。当听到我们说今晚要露营于此,却引发了他们的一阵探讨。还是那个劝诫“这里有喝酒的人,不安全。”虽然我们感觉这么久都没有其他人来,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因为他们很热情地提出了更好的选择,想一想也就接受了。于是他们先是带着我们去了布尔杜尔的一个警察局旁,却似乎感觉又有什么不妥。其中一个年轻人说他家有两套房子,其中一套只有周末有人,可以让我们去住一晚。

不知道跟着他们的车开了多久,开得我已经上床睡着。第二天早上,才知道昨夜我和陈陈都在车上睡了,老莫和夹子两人去住了那人的家。那是在距布尔杜尔三十公里的另一个城市伊斯帕塔Ispata,他先把我们的车带去了那里的一座山上,说是他们城市看夜景喝茶的最佳地点。半个小时之后,三个人都困得不行了,才又送到他家的空房子,开了门之后,告诉我们走的时候其他不用管,把门关上就可以了,又自己驾车回去了他平时住的地方。于是他俩就这样在一个小别墅里又当了一回沙发客,沙发主的面,却是再也没有见到了。

Day12-Day13棉花堡Pamukkale里泡个澡

初听到“棉花堡”这个名词,还真以为它跟棉花有关。后来才知道没有一点关系。土耳其真是有很多火山岩地貌的奇观,棉花堡也是其中之一。

从住的村子走到棉花堡的入口,交25里拉的门票。我们挑在太阳已经不那么刺眼的四五点入场,正好可以在黄昏中泡个露天澡。在走进去的一瞬间,便突然明白它名称的由来,地上全是白花花一圈圈的纹路。以为是软的,踩上去才知道硬得很,因为进去必须拖鞋,很多地方甚至有些咯脚,必须走得很小心翼翼。

说得简单一点,自然形成的棉花堡,就像是白色版的四川黄龙,一圈圈的小池子里,盛着的是淡蓝的温泉水。一步步往山上走,会经过一些好大的圆池,他们说这些很大很规整的池子都是人工砌的,人可以在里面泡澡,但上面的那些天然形成的,已经不让人走进去了。

除了温泉池,棉花堡的最顶上,还有著名的赫拉波利斯Hierapolis遗址。但因为我们太过专注地泡温泉,竟然没有走上去看。

Day14-Day17费特希耶Fethiye

费特希耶藏在土耳其海湾南部,是一座著名的古镇。不过我们到费特希耶原本只为了飞滑翔伞。所以当我们听说飞滑翔伞的地方不在费特希耶镇,而是在它下面的一个叫做Oludeniz的更小的小镇时,我们毅然决定第二天就奔去那里。

死海Oludeniz

土耳其的南部有着漫长而曲折的海岸线,就在费特希耶附近,绵延的海岸线迂回成了一个大回转的海湾,这里波澜不惊,平和而静谧,因为深度浅,水面平缓,盐分沉淀,盐度特别高,从天上看起来比其他海域更蓝,和约旦的死海一样,人也能在里边躺着漂浮起来,它就是土耳其的死海。 “Oludeniz”,也是它旁边这个小镇名称的来源。

这样特别的地方,当然也是会被围起来收费的。所以我们也只有就在地中海边走一走了。

一般的旅馆都会带游泳池

Oludeniz的小镇,离地中海边还有一段距离。灯红酒绿,各种酒吧饭馆,各种来度假的英国人。这里的饭馆,菜品都要改良成加很多番茄酱的英国口味。

滑翔伞

这里最享有盛名的当然就是滑翔伞了。海边的山地,飞出去俯看蓝色的地中海,和本来需要买票才能看到的死海。

飞滑翔伞可以找住的旅馆的人帮忙预定,飞之前会来旅馆接,然后抽签决定谁是自己的飞行员。车开到海边的一座很高的山上,飞的时候自己不能带相机,只能由飞行员帮你拍。说的是一般都是自己可以选择要不要最后刻出来的光盘,但其实最后都是略带强制性地绑定出售的。

站在山头的时候,看着别人从山坡上跳下去,心里那个恐慌啊,整个人都可以真的抖起来。但真的轮到自己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后面有个人跟你一起,推着你,好像眼一闭就边跑着边跳下去了,也没那么可怕了。

飞行员都有很丰富的飞行经验,甚至可以说已经流程化了。哪个地方让你做什么动作,他们都太熟悉了。不过我的飞行员在半空竟然还让我唱了首歌,也真是想得出来。

最刺激的当然是在空中360度旋转的时候。第一次体会到那样的天旋地转,阳光和整个世界,都在流动。但其实心里又有些害怕,那种重力加重之后的难受。我一边陶醉,一边狂叫不止。转了一次之后,飞行员问还要再来一次么,我说好。于是又开始了扯破嗓子地叫,天与地,已经分不清界线。心里有种想吐的感觉,停下来后,知道自己不能再转了,他也就只是安安静静地飞来飞去了。

地中海就在身下,真的很美。

超值跳岛游

夹子说跳岛游简直就是这一路最具性价比游玩项目了!回国之后,他还有好长一段时间,逢人就会推荐。

清晨海港边船儿都静静的停在哪里,也没有喧哗的音乐和诸多的游人,一排排的船在那放着招牌,自己可以报名上船。25里拉,就可以玩大半天,在船上还包一顿午饭,其余饮料零食都另行收费。

一般都是9:30之后才出发,在海上开一天的船,停4-5个岛,去到那些水质好到惊人的水域,可以上岛去玩也可以直接跳进地中海里。

不过不像欧洲人那样喜欢晒太阳的我们,最好还是不要长时间地待在甲板上。海上的阳光,晒起来可以直接脱皮。要擦很厚的防水很好地防晒才行,不然可以干脆推油。

Day18-Day19爱琴海边的伊兹密尔Izmir

伊兹密尔是土耳其的第三大城市。估计是在路上久了,对于大城市都比较无感,所以伊兹密尔也没有留下什么太不一样的感觉。就连以前一直幻想无限的“爱琴海”,在大城市的影响下,也变得并不那么美丽。

好在我们还有沙发客这个利器。伊兹密尔的沙发主,很热情地带我们逛了这个城市。

站在钟楼上俯看伊兹密尔的一角

沙发主很喜爱的咖啡馆

据说喝完咖啡留下的痕迹可以用来算命

在老街小巷闲逛,很多本地人在悠闲地喝茶聊天

超市和比脸大得多的薯片

丰盛的土耳其晚餐

沙发主家

伊斯兰世界中比较奇特的伊兹密尔站街“女”,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从伊兹密尔到伊斯坦布尔的路上

Day20-Day25伊斯坦布尔Istanbul

当我们以非常紧凑的节奏横穿了土耳其这样大而丰富的一个国家,伊斯坦布尔作为最后一站,可以说是一个高潮,也是我们的喘息之地。因为接下来又将进入更加马不停蹄的欧洲了。

不同于中国的城市,为了获得更多的耕地,总是在不断寻找平原;或许是由于曾经战争不断,土耳其的城市,似乎更偏向于依山而建,便于防御。伊斯坦布尔也不例外。所以伊斯坦布尔大大小小的街道,有些陡得让人吃惊。在城里开车,非要有特别扎实的技术不行,随时都要半坡停车,半坡起步。

伊斯坦布尔被博斯普鲁斯海峡分成了欧亚两个部分。西侧欧洲区集中了主要景点和游客区,而当地的市民现在大多居住于物价相对便宜的海峡东侧亚洲部分。我们的沙发主就住在亚洲区。如果要去欧洲区,需要坐轮渡过去。

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博斯普鲁斯海峡Bosporus的时候,我的心情简直激动到不行。终于走到了曾经地理课上背过无数次的欧亚大陆分界线!

坐上轮渡,尾随而来的是群群海鸥,它们可真是天天都在飞跃欧亚大陆的鸟儿了呀。船上带着面包的人会将面包屑抛出去,灵巧的海鸥一下子就可以在落水前把它抓住。

船靠近欧洲区,第一眼,便能看见巨大的蓝色清真寺。

伊斯坦布尔的各大景点,游览线路,LP上都有非常详细的介绍。因为主要是休整为主,我们都逛得很随意。

圣索菲亚大教堂AyaSofya因为六年前他们已经去过了,所以就我一个人进去的。没有照片,但的确被那种千年的文明传承所震动。那些雕刻细致,一眼望去又是无比宏伟的柱廊,那些镶金的画,每一个细节,都让人赞叹不已。

相比之下,蓝色清真寺虽然夹子拍了些照片,却没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

进入清真寺,要在门口拿衣服,把自己武装成这样

塔克西姆广场附近,各种年轻人和年轻的文化汇聚

横跨金角湾的加拉塔大桥Galata Bridge,是伊斯坦布尔的交通要道。它的桥头总是像集市一样热闹,桥上有很多钓鱼的人。很适合傍晚闲逛。

在伊斯坦布尔,我们最喜欢的,还是跟沙发主一起玩。我们的沙发主,是一对非常友善的情侣,和两只可爱的猫。我们一起出门去海边野餐,一起在家做沙拉煮意面,一起听音乐,聊天聊到半夜。

他们还带我们去了一次遥远的黑海海边,睡觉晒太阳看美女。于是我们的乐行体感小车,又跑到黑海边搭讪去了!

还有另外一对沙发主也陪我们玩了一晚。我们坐船在博斯普鲁斯海峡上吹风,纪念从博斯普鲁斯大桥下穿过的时刻,在奥塔科伊清真寺Ortak?y Mosque的码头广场附近,吃一种土豆泥加各种配料的特别好吃的小吃。

从海边去希腊

在伊斯坦布尔休整够了,老莫他们也已开车去往保加利亚,我和夹子便也坐上了大巴,前往博德鲁姆Bodrum,再坐船过关去希腊的科斯岛Kos。要离开土耳其,去到心心念念的地中海的小岛上去了。

只要有申根签,从土耳其海路过境希腊小岛很是容易。博德鲁姆,马尔马里斯Marmaris,伊兹密尔附近切什梅?e?me,费特希耶都有船出境,手续也都跟坐车坐飞机差不多。但一般最方便的还是博德鲁姆和马尔马里斯。从博德鲁姆去科斯岛,从马尔马里斯去罗德岛Rhodes。

离开有各种好玩的土耳其,又是一片碧海蓝天在眼前了……


古驰旅游网·关于我们·免责声明·服务条款·RSS订阅·admin99.cn技术支持

Copyright © 1998-2015 古驰旅游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09136973号-1